首页 > 国学录 > 古文名著 > 水浒传中武松最爱的女人是谁?和孙二娘有关系吗?

水浒传中武松最爱的女人是谁?和孙二娘有关系吗?

发布时间:2020-07-20   来源:史录谷    阅读: 2.26K 次
字号:

用手机扫描二维码 在手机上继续观看

手机查看

小编知道读者都很感兴趣武松的故事,今天给大家带来了相关内容,和大家一起分享。

水浒传可谓家喻户晓啊,是中国四大名著之一,全书描写北宋末年以宋江为首的108位好汉在梁山聚义,以及聚义之后接受招安、四处征战的故事。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发现,武松在水浒传当中好像没有什么朋友,但是唯独与孙二娘关系很好,这是为什么呢?

水浒传中武松最爱的女人是谁?和孙二娘有关系吗?

武松和孙二娘第一次见面的场景是十字坡,因为武松被发配到这里,恰巧遇到了孙二娘开的包子铺,因为孙二娘诡计多端,心狠手辣,包子铺的包子馅是人肉做的,武松差点也成了孙二娘包子铺的人肉馅,幸亏武松机智,很快发现了孙二娘的阴谋,便逃过了此劫。

武松出身凄苦,和大哥相依为命,是武大一把屎一把尿把他喂大,没有父母的关爱,没有社会的关心,更谈不上任何人情的温暖,所以武松对于家庭,对于亲情,对于别人的给予,甚至别人看他的眼神都十分重视且敏感。加上人生的大起大落,在江湖上摸爬滚打,也让他体会了世态炎凉,他深刻地感受到,当自己落难时,唯有亲情是最可靠的信赖,当自己失落时,唯有家才是最安全的港湾。

所以,武松对于他哥哥及嫂嫂是十分有感情的,这种感情可以从他言行举止中看得出来。当他成为让人敬仰,受社会欢迎的打虎英雄时,他原本可以住在衙门安排的房间,但是为了有更多时间和哥哥、嫂嫂相处,他就搬到了哥哥家里。

亲人之间,每天聊聊工作,吃吃饭,平平安安就是最大的幸福。

水浒传中武松最爱的女人是谁?和孙二娘有关系吗? 第2张

但是让他没有想打的是,嫂嫂竟然对他动了情,在诱惑不成的情况下,和外人发生了私情,其实这是一种变相对武松的报复。如果事情仅仅如此也就罢了,她还联合姘头残忍地杀害了武大,这等于杀死了武松情感上最大的依靠,杀死了他唯一相依为命的人,这是他所不能接受的。于是在告官不成的情况下,只有手起刀落搞定了西门和嫂子。

武松的心在滴血,他难受的是,哥哥的去世,同时也痛苦的是嫂子的背叛,或许在他的内心,还有一件事更让他耿耿于怀,那就是对他如此关心如此爱护的哥哥嫂嫂再也不能和他在一起了,失去的亲情的依靠,他走到哪里都是一条精神上的丧家之犬。

水浒里的孙二娘是个无人敢惹的硬茬子,这样的人给谁做老婆,一般也没有人敢约束她。本来嘛,论武艺,孙二娘本领出众,超过一般人;论相貌,又是个无人敢招惹的女汉子。二娘第一次出场,就雷倒好多人:门前窗槛边,坐着一个妇人,露出绿纱衫儿来。头上黄烘烘的插着一头钗钚,鬓边插着些野花。见武松同两个公人来到门前,那妇人便走起身来迎接。下面紧一条鲜红生绢裙,搽一脸胭脂铅粉,敞开胸脯,露出桃红纱主腰,上面一色金钮。

倒有一首诗前来形容:眉横杀气,眼露凶光。辘轴般蠢坌腰肢,棒槌似桑皮手脚。厚铺着一层腻粉,遮掩顽皮;浓搽就两晕胭脂,直侵乱发。红裙内斑斓裹肚,黄发边皎洁金钗。钏镯牢笼魔女臂,红衫照映夜叉精。

可见这二娘并不漂亮,也很不好惹,只是武松却要撩拨。

水浒上是这么描述的。

当时武松叫了包子,发现有点不对劲就说:“我见这馒头馅内,有几根毛,一像人小便处的毛一般,以此疑忌。”武松又问道:“娘子,你家丈夫却怎地不见?”那妇人道:“我的丈夫出外做客未回。”武松道:“凭地时,你独自一个须冷落。”那妇人笑着,寻思道:“这贼配军却不是作死!倒来戏弄老娘!正是‘灯蛾扑火,惹焰烧身’。不是我来寻你。我且先对付那厮。”这妇人便道:“客官休要取笑。再吃几碗了,去后面树下乘凉。要歇,便在我家安歇不妨。”

而大英雄武松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呢?

这与孙二娘的打扮有关。书上写道:“门前窗槛边坐著一个妇人:露出绿纱衫儿来,头上黄烘烘的插著一头钗环,鬓边插著些野花。见武松同两个公人来到门前,那妇人便走起身来迎接,——下面系一条鲜红生绢裙,搽一脸胭脂铅粉,敞开胸脯,露出桃红纱主腰,上面一色金纽。”

大家没看错,孙二娘十分豪放,竟然敞开衣服,这和坐台小妹有什么两样?作为热血男儿,武松当时看了估计就全是浪打浪了,于是言语上就丰富起来。

后来武松也说:“我是斩头泣血之人,何肯戏弄良人!我见嫂嫂瞧得我包裹紧,先疑忌了,因此,特地说些风话,漏你下手。那碗酒,我已泼了,假做中毒。你果然来提我。一时拿住,甚是冲撞了,嫂嫂休怪”。

也就是说,武松知道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,说了不文明的话,但是他也是有理由的,那就是孙二娘有错在先,而不是武松无中生有。

而武松和孙二娘之间的打斗与其说是厮杀,不如说是调情。

武松在她面前“浑”了起来,从进门开始便调戏上了老板娘。

一戏:

原著道:“武松道:我见这馒头馅内有几根毛,一象人小便处的毛一般,以此疑忌。武松又问道:娘子,你家丈夫却怎地不见?那妇人道:我的丈夫出外做客未回。武松道:恁地时,你独自一个须冷落。”

此话一出,三观尽毁。这哪像武松说出的话,更像“矮脚虎”王英那样的好色之徒。可这就是武松说的,书生说了,他鄙视这店主,所以会说这种话,会做这种“浑”事。

二戏:

武松三言两语的激怒了“母夜叉”孙二娘,本不想难为犯人的孙二娘,被武松的浑话激怒,决定害他。至于手段,都是《水浒传》中江湖上通用的“蒙汗药”。武松清楚新上的酒有问题,因此一边倒掉,一边假装喝了。孙二娘上当,两个小二不济事,抬不动武松,孙二娘亲自动手,武松趁机调戏她,原著道:“那妇人一头说,一面先脱去了绿纱衫儿,解下了红绢裙子,赤膊着便来把武松轻轻提将起来。武松就势抱住那妇人,把两只手一拘,拘将拢来,当胸前搂住。却把两只腿望那妇人下半截只一挟,压在妇人身上。那妇人杀猪也似叫将起来。那两个汉子急待向前,被武松大喝一声,惊得呆了。那妇人被按压在地上。”

这下,武松还真是赚足了便宜,这场面还是挺难为情的。还好,“菜园子”张青及时出现。要不然,武松非杀了这恶婆娘不可。

其实这一段武松完成是成心的,也就是他故意要戏弄孙二娘。

大英雄武松为何会这样呢?其实主任认为当时武松本来是起了杀心,反正已经是罪犯,而且对付对他有恶意,他再杀一个也不算啥。但是当看到孙二娘的打扮时,血气方刚的武松却突然调皮了起来,决定戏耍对方,于是就有了后面的戏码。

而孙二娘的出场,当时差点让人笑喷,因为这柴火妞长得糙不说,还不会打扮,十足的土丫头。

当时武松看到孙儿娘时,她的状态是这样,门前窗槛边,坐着一个妇人,露出绿纱衫儿来。头上黄烘烘的插着一头钗钚,鬓边插着些野花。见武松同两个公人来到门前,那妇人便走起身来迎接。下面紧一条鲜红生绢裙,搽一脸胭脂铅粉,敞开胸脯,露出桃红纱主腰,上面一色金钮。不仅装扮不落俗套,而且为人更是不让须眉:眉横杀气,眼露凶光。辘轴般蠢坌腰肢,棒槌似桑皮手脚。厚铺着一层腻粉,遮掩顽皮;浓搽就两晕胭脂,直侵乱发。红裙内斑斓裹肚,黄发边皎洁金钗。钏镯牢笼魔女臂,红衫照映夜叉精。

这幅模样,想起都好笑,但为武松却对她还动手动脚,这都能下得了手,而且后来还成为最好的朋友和兄妹?

因为共同经历,也因为缘分使然,当孙二娘认识武松之后,孙二娘就变了一个人,不仅没有再害人性命,而且对武松的爱超越了友情,但又不是爱情,总之让人十分感动。

水浒中没有让人动情的爱情,但是武松和孙二娘的友情,确实让人动容。

广告

id_5广告位-870*204
诗词名句
成语典故
神话故事
传统文化
古文名著
姓氏文化
歇后语
对联大全
id_1广告位-300*254
id_2广告位-300*254
id_3广告位-300*254